电焊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焊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来自吐鲁番的报道这位援疆校长让当地人刮目相看【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7:06:58 阅读: 来源:电焊钳厂家

【核心提示】

吐鲁番市实验中学一个新的绩效工资方案,被老师们提了265条反馈意见,而他,仅一个月就拿出了修改意见,且让大会表决,竟一致通过。

想青年老师安心工作,就要免除他们的后顾之忧。于是,他搞起了“教职工子女托管室”,让他们的孩子放学后有一个安全的“家”。

每到一个地方任职,这样的“小事”都会不胜枚举。他也因此被同事称为“怪才”。

他,四十出头,已在6所名校新校工作过,在长沙参与创办四所学校,两次成为首任校长,还担任过三个学校的副校长、副书记,被称赞为“拓荒牛”。

他叫彭荣宏,援疆前同时兼任湖南师大附中党委副书记、纪检书记、湖南师大附中梅溪湖中学校长这三个职务,目前正在吐鲁番市实验中学担任副校长。

新湖南客户端?华声在线记者 方兴

彭荣宏家访时辅导学生作业

吐鲁番市委副书记、湖南援疆前方指挥部指挥长颜海林给彭荣宏授牌援疆校长工作室

两板斧

吐鲁番市实验中学是湖南对口援疆工作的重点单位,也是该市唯一一所自治区示范性普通高中。2017年2月,彭荣宏到吐鲁番,担任吐鲁番市实验中学副校长,刚到任就遇到一件大事。

老师们针对学校绩效工资方案,一口气提出265条意见。这么多问题,既要快刀斩乱麻,又要兼顾各方情绪,处理不好就会弄出新矛盾来。

走访,座谈,研讨,一个月,彭荣宏亲自拟定出修改意见。拿到大会表决,没想到一致通过。

这件事让吐鲁番实验中学的同事对他刮目相看。“他很睿智,解决问题的能力特别强。”主持学校工作的副书记、副校长周建国说。

有一次,彭荣宏发现一个中层干部嗓门高,对老师发号施令。“这不对啊,校行政人员应该是老师的服务员。”他认为全校的人只有都认清这个定位,学校管理和教学质量才会更上一层楼。

他跟大家反复讲故事:你们看过主刀医生做手术没有?手术时以主刀医生为主,周围几个人只要主刀医师的额头上有汗就要去擦干,只要主刀医生一伸手就要把剪子钳子等医疗器械递过去。校行政是干什么的?就要像手术台边几个给主刀医生擦汗递器械的人一样,主动为上课的老师服务,而不是发号施令。

“知识分子是懂道理的。故事讲多了,校行政的服务意识就慢慢好起来了。”在他的倡导下,去年下半年,学校首次开展全员竞聘上岗,大家服务意思增强了,危机感倍增。

细心的“服务员”

他自己也在践行自己提出的“做好服务员”。

学校有很多年轻教职工工作繁忙,儿女放学后,无暇顾及。彭荣宏提出,在体育馆辟出一个地方,这些孩子放学后接到这里,由一名老师照看。这个地方就叫“教职工子女托管室”。

这一招让吐鲁番市实验中学的年轻教职工如释负重,孩子安全了,有了活动场地,教学楼和会议厅也没有了小孩的奔跑吵闹。这已不是新鲜事,几年前他在师大附中梅溪湖中学就这么做过。

一旦发现问题,彭荣宏就会想办法解决问题:在师大附中梅溪湖中学,老师上午上完课,下午接着上课,中午不午休一会儿,可能精力不济。如果在办公室伏在桌上,多数情况下手脚发麻。

他就提出,在办公室里的隔断里,加装一个1.8米长、60公分宽的托板,平时放东西,午休时当做临时睡床。

“老师们休息好了,上课就有精神;校长把老师当家人,他们获得了尊重,就会回报出高的教学质量。”彭荣宏说,这也是师大附中梅溪湖中学短时间内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

长久之策

援疆三年,走后还能留下什么?彭荣宏希望将湖南的教学理念、管理水平“带进来、留下来”。

刚到吐鲁番市实验中学2个月,他就牵头成立了两个工作室:援疆校长工作室、援疆教师工作室。

校长工作室目标是帮助管理层更新观念,推进依法治校、管理强校、质量立校。他领衔,做智囊,做讲座,大刀阔斧推动教学改革、管理体制改革,如今已辐射管理层,影响全学校。

教师工作室的核心任务是“培养一支永不带走的教师队伍”,真正提高本地教师的教学水平。14位援疆老师主动上示范课,带了一大批徒弟。

“援疆老师本是输血,但我们两个工作室都在造血。”他认为这件事应该长期坚持下去。

为了巩固战果,彭荣宏推动湖南师大附中教育集团跟吐鲁番市实验中学“联校联班”:师大附中本部与高三,广益中学跟高二,师大附中梅溪湖中学跟高一,一一对应结对帮扶。

在他看来:有了附中这个引擎,有了名校的资源,吐鲁番市实验中学肯定发展更快。

为人子,为人父

到吐鲁番参与援疆,彭荣宏说既是一份荣耀,也是一份责任。

出生于湘潭县的彭荣宏有一个哥哥,定居深圳,父母就跟他住在长沙。去年彭荣宏到吐鲁番不久,父亲就查出尿毒症,母亲又年迈体虚。

“父母在,不远游。半夜电话响,还没看到来电号码,我就会心惊肉跳。”他说,总在担心74岁的老父亲,没能在身边尽孝。

儿子正在念初中。“他处于青春期,幸好我有一位好妻子,儿子成绩不错很懂事。”他说,没有陪伴,愧对妻子和儿子。

到吐鲁番一年多了,彭荣宏没逛过一次街,没看过一场电影。最大的幸福就是晚上忙完工作跟家人视频通话。

在援疆前方指挥部人才小区他的房子里,爱干净的彭荣宏为防止厚厚的灰尘,扯了些布盖着沙发茶几凳子。结果每次回到“家”,这番景象越发显得孤单寂寞。

日夜忙碌,已成为援疆干部人才治疗思乡情的良药。

荣耀舰队下载

玄界ol手机版

纳雅外传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