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焊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焊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水连天天无限关于2011年度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13:42:26 阅读: 来源:电焊钳厂家

水连天天无限――关于2011年度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

记得去年初,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是“涨声一片”,且不时获得“掌声一片”。如今,“涨声”与“掌声”都已然沉寂了,大家的心思可以用古人的词句来表达,即“寒光亭下水连天,飞起沙鸥一片”。寒光亭如何且不论,这惊起的“沙鸥”是什么,值得讨论。

因为冷却而冷淡

无论是在香港,还是在北京,也无论是哪一家公司,2011年秋季的拍卖会上,不仅没有了热火朝天的气氛,而且不时凉风习习,甚至有些冷清。

中国嘉德全年总成交额为112亿余元,创出公司成立18年来的最高成交纪录,相比2010年全年75亿余元总成交额增长了48.7%。但是,其春季拍卖会总成交额达53.23亿元,秋季拍卖会总成交额则不到40亿,成交额减少了1/4许。北京保利秋季拍卖会以49.2亿元的成交额收槌,较之其春拍,成交额减少了近1/5。其他内地拍卖公司大致相当。以往,秋季拍卖要比春季拍卖强,所以如去年这般走下坡路的行情,人们自然觉得有些凉意。香港苏富比2011年全年拍卖总成交额74.9亿港元,较2010年增长40%。香港佳士得2011年全年总成交额也达70余亿港元,较之2010年的55亿余港元,增加了近1/3。但是,在这两家全球最大专业公司的香港拍卖会现场,春秋两季的感觉反差较大,前者春意盎然,后者秋色阑珊,一些高价位物品最终以折扣价成交。虽不能说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在2011年坐了一次过山车,但先扬后抑的变化、先热后冷的落差是有目共睹的。于是,有关的议论开始了。

有人说,“收藏界成熟了,理性已占上风了。”其实,不尽然。

有人说,“投资人机智了,不再一味搏傻了。”其实,不尽然。

有人说,“投机者冷静了,不再紧赶慢赶了。”其实,也不尽然。

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自上世纪后期复兴以来,中国的收藏者队伍每年以几何级数增加,现在可能上亿了,但是,除了邮票因为发行量太大,大家都被有关机构深度套牢而成为邮票收藏家以外,中国哪里还有收藏家?大多是见利就走的主,有定力的也就定几年。香港有收藏家俱乐部名曰“敏求精舍”、“求知雅集”,台湾有收藏家俱乐部名曰“清玩雅集”,如今,名犹在,实也不同了,那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进不出”已经在内地人士掀起的价格狂潮下模糊了,“雅集”在“精舍”里的许多宝贝已经通过拍卖会转移到内地各地了。所以,在眼前,我们几乎没有讨论收藏家如何如何的可能与必要。

投资人是有的,主要体现为机构大户,在去年春天高举高打的是他们;到了秋天,他们的气焰消减了不少,但各大拍卖公司依照春拍安排进秋拍的那些个重器,多数还是他们收入囊中。不过,他们似乎在没有约定的情况下,彼此谦让起来了,在一些重要文物与艺术品拍卖时,他们没有火拼,而是在几个小回合后,谁要给谁。但是,我们没有理由相信,这些投资人是冷静了。进一步说,他们体现出来的“冷静”好像是被迫的,从他们发起招募艺术品基金的规模不大分析,应当是一级市场投资人的专注促成了他们的冷静,而欧美金融危机造成的冷落也是重要原因。所以,在眼前,我们还没有理由相信机构投资人的不追高不搏傻是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学术成果。

投机者不“紧赶慢赶”了,这个说法也是不成立的。无论是内地的,还是港台的,几乎所有投机者都是聪明人,多半还是专家。他们一半人是先找到了买主,才到拍卖会上买东西的;另外一半人则是找到买主以后才到拍卖公司付款提货的,否则,他们会拖上一段时间再说。如此精明的投机人,是不会逼迫自己到慌不择路之境的。不过,这些投机者确实在去年表现不同。春季拍卖时,他们在机构投资人与不明就里的跟风者之强势下进一步失去了抽丝剥茧的权力。秋季拍卖时,他们又因为超一流的敏感而从一开始就隔岸观火了。所以,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中的绝大多数行家,在去年秋季拍卖期间,几乎处在休眠状态。他们人在现场,春季他们没有机会举牌,秋季他们没有信心举牌。

其实,没有信心的,决不止这些感觉敏锐的行家,机构投资人从资金募集时的反应等方面,也感觉到了高空中有冷空气即将南下,且一股接着一股;个体收藏者从股市里拿不出钱来、从房市里腾不出手来、从文物与艺术品市场本身见不到利诸方面也感到窘迫与委顿。更何况大家,无论机构还是个人,无论是国人还是外人,都感觉到了欧美金融危机的威胁依然存在、国内通货膨胀压力依然未减,再加之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自进入亿元时代以来产生的一些信息没有整理、一些问题没有讨论、一些说法没有分析,一些建议与劝告没有好好消化……大家应当坐一会、歇一下、想一想,甚至应当暂时离场,做一个局外人,以得到旁观者之清醒与清晰。这样,因为外在原因与力量产生的冷却转化为内在思想培养的冷静而又淡定,就可能使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在运行中调整,在调整中巩固,在巩固中发展。

且以流标对流弊

其实,在去年秋季拍卖会上,也不是没有令人兴奋的点位与场景,最少,也不是一片冷漠。在高价成交区,虽然没有了往日那种令人翘首以待、也令人似乎窒息的等待新纪录产生的时刻,但一些流传有序、艺术性强的艺术大师经典作品,虽然价估在5000万元以上,还是以不错的价格成交。一些估价在1000万元以内、特别是估价在100万元左右的作品,还不时出现竞投热烈的场面。那些流标的作品,并非作品本身品质不高,也不是估价不准,而是估价定位时,卖方赢利过于心切,中介估价过于乐观,二者的依据是春季拍卖结果,而买方的依据则是现实、乃至未来,双方的差别如果不大,则一拍即合,否则便以流标告终。去年秋拍中,双方的认识之间果然有鸿沟。

就市场整体而言,冷是主调,但也不是满盘皆“绿”,中国书画是推动热浪的季风,也是抵御寒潮的山脉,徐悲鸿的《九州无事乐耕耘》以2.668亿元成交,傅抱石的《毛主席诗意册》以2.3亿元成交,吴湖帆的《富春山居图》以9890万元成交,这些都创造了艺术家绘画作品拍卖的新纪录。陆俨少的山水中堂附对联《春江不老图》2003年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以95.6万港元成交,当时折合成人民币约为101万元,在中国嘉德2011年秋季拍卖会上,则以4140万元人民币成交,8年增长了40余倍。黄宾虹与林风眠的作品在2011年秋拍中也有不俗表现,这可以说明来自浙江方面的资金有了吸筹动作。

并非所有价格区间的文物与艺术品都不好卖,并非所有机构与投资人都在作壁上观,并非中国总体经济形势有了质的变化而令人悲观,并非中国的有关机构与人士手头没有了可供投入的钱,也并非中国的文物与艺术品没有了收藏、投资乃至投机的价值,更不是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行情达到了顶点而风险四起,这内内外外相反相成的因素与情况却引导人们走向了冷静,走向了等待,使流标成为了2011年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突出现象,成为了评价的主体词之一。这让个中机构与人士无言以对,却让关心此事的人们有话可说,有事可做,这就是,以流标对待流弊――最为聪明、最为有力、也是时机最好的选择。

大踏步前行的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进步很大,却也积弊渐深,本身的毛病,外疾的侵蚀,二者的纠结,使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不时闪现修正的信号,这主要体现为对于拍卖机构野心勃勃与参与机构贪心不足的警示。拍卖机构的野心导致了对于未来评估的盲目,对于自身能力的高估,体现在具体事务中,则是小拍卖公司大量地以假充真,大拍卖公司大肆地以次充好,所以,在拍卖公司的图录中可以发现人类的许多缺点与人性的许多弱点:信口开河、无中生有,花里胡哨、言不由衷,东拉西扯、指鹿为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横行霸道、自以为是……可是,这些缺点与弱点以图录的方式出现,便具有了排他性与隐蔽性,甚至穿上了学术的外衣。这些年,舆论界与学术界不是没有提醒,管理机构不是没有告诫,拍卖界也不是没有自我调整,但是,弊端依旧,且有流传之势,更为要命的是,北京的几家拍卖公司在压住境外公司势头,获得所谓全球第几中心以后,相互之间又在比拼成交额,于是,拍卖图录到了以拉杆箱装的分量,便有了2011年秋季拍卖会上大量流标的现象,便有了以流标对流弊的这出大戏。

但是,出现在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中的这样那样的问题,虽然都在拍卖机构主持的拍卖活动中体现,但其原因,却来自有关各方。这些年在其中呼风唤雨的机构大户,特别是那些资金大户,也是咎责难免、应当反省的。其症候多样,归结之则可以说,进入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许多资金是带病资金。这体现为通体发热、呼吸短促、一溜烟儿。这些资金曾经四处出击,时而房产、时而股票,时而油井、时而金矿,时而海外、时而内地,神通广大,出入自如,多有斩获,是谓热钱。这些资金或者来自银行,虽然利息不高,却有挪用之嫌;或者来自信托,因为周期过短,而难有大作为;或者来自基金,因为承诺过高,而迫不及待,是谓短线。这些资金真如一溜烟儿,行动诡秘,行动迅速,前几年他们是海外买内地卖,因为大伙儿出境不甚方便。如今,他们是这儿买那儿卖,这儿和那儿都在北京城;这时买那时卖,这时和那时都在这俩月,是谓快刀。这赔不得的热钱,这留不住的短线,这停不下的快刀,被一群贪心的汉子耍着,需要涵养、需要探究、需要平心静气的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就像一个大家闺秀,对此真有些手足无措。但是,市场的特性首先是由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及其收藏的特性决定的,绝大多数参与者的痕迹都是暂时的与表面的,包括与之相悖的那些惊人之举,相信都会如云如雾如烟随风飘散的。

资金带病,首先是带资进场的机构与人士是带病的。这病不少,譬如说无知且无畏,譬如说贪心且粗鄙,最让市场头痛的则是不讲信义。为此,一些拍卖公司对于一部分高估价拍品另制特殊牌号,持特殊牌号者不是可靠的老客户,便需提供高额保证金。同时,各大拍卖行纷纷调高保证金,希望以此来督促买家付款:2011春拍时,苏富比将“玫茵堂”专场的特别保证金调至800万港币。秋拍时,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将拍卖会的保证金从20万元提高至50万元,保利夜场保证金调整为100万元,北京华辰、北京永乐也将保证金提至20万元人民币。但是,这只是一个惩罚性措施,问题的解决还得靠提高相关机构与人士的觉悟。这觉悟是对于经济制度的遵循、对于市场规则的遵循、对于他人的尊重、对于文化的尊重,既是对他人利益的尊重,也是对自己人格的尊重。一诺千金,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拍卖自有以来的游戏规则,中国人,走遍天下淘宝贝的中国人,一定要遵守之,不能让国人蒙羞。

在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在2011年秋季集中出现的偏差及其调整需求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这个信号说明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参与机构与人士拥有了一定的自我警示能力,由此而促使市场获得自我修复的能力,也可以说是彼此逐步得到了忙里偷闲的定力与闹中取静的清心。清心与定力正是文物与艺术品收藏的两大法宝。

这些年来,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也是几起几落,有生机勃勃的春色,也有凉意肃杀的秋霜,但是,中国股市2011年下跌超过21%,国家治理楼市的决心没有动摇,境外的富豪们仍然在购买艺术品……基于这许多原因,我们相信这个市场依然处在快速发展的通道中,我们没有理由消沉,没有理由短视,更没有理由放弃,在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的浩瀚天地间,文物与艺术品收藏就在其间,水连天,天无限。

捕鱼游戏平台哪个好

星力注册送分

水质分析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