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焊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焊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处坠落的悲伤如何从心头坠落生活

发布时间:2019-12-02 11:06:54 阅读: 来源:电焊钳厂家

高处坠落的悲伤如何从心头坠落

6月24日下午,合肥18岁的小伙子小王从27楼自家阳台上坠落身亡。据知情者称,小王是一名高三毕业生,当天上午放榜, 他成绩不理想,可能一时无法接受,发生悲剧 。而尤令人百感交集的是,记者从警方了解到,事发前家中还有父亲和爷爷, 他父亲劝过他,可惜没劝住 。目前,辖区警方已介入调查。

学生自杀,仿佛已成高考的一个组成部分,又仿佛是高考的一个灰暗底色。尽管如此,看到这样的消息,相信很多家长仍会生出无限感慨,脑中甚至会浮现 此时有子不如无 的诗句。而对小王的父亲和爷爷来说,小王从高处坠落的一刹那,悲伤从此就无法从他们的心头坠落。

在过去、当下以及可预见的将来,以 高考不重要 来劝说学子们自我减压,显然是苍白的,甚至是轻浮的。高考的成败自不能决定一个人的一生,但谁也无法否认高考之于人生阶段的重要性。无论是直面高考的压力,还是去国外上大学以回避竞争激烈的高考,都无不证明着高考的重要性。

高考是很多人都会经历的重大事件,是对人们知识和心理的一次重大考验。但高考的巨大压力,其实从幼升小、小升初、中考特别是高考进入倒计时便逐渐累积,只是当学子们进入高考考场或高考成绩揭晓时,才更有可能成为压力的临界点。有人主张在考试结束后,应加强对考生的心理关怀,这诚然是必要的,但效果却无法预测。 可惜没劝住 的悲剧,就是一个最新的注脚。

高考俨然已成国家大事,它所释放出来的压力是立体的、全方位的,几乎社会的每一个角落都能感受到。特别是高考期间,整个社会仿佛处于一个巨大的压力系统之中。而承受压力的主体,又以迎接高考的学生、家长和学校为主。

升学率、高考成绩排行榜等给学校造成的压力,无疑会分解到学校领导和老师身上。在一定意义上或许可以说,学校领导及老师其实是一群需要心理疏导的人,但人们似乎很少看到这个问题受到重视。仿佛自己的内在需求被忽略就倾向于忽略别人的内在需求,校方对学生面临高考的心理压力也很少关心。而更为普遍的事实是,学校本为 教书育人 的所在,如今只剩下 教书 了。

家有高考生的家长,他们承受的压力显然有别于此前因孩子学习、考试给他们所带来的压力。上大学曾有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的悲壮,如今上大学并不太难,但水涨船高,人们又开始为上名牌大学而激烈竞争。这当然关系到孩子的前途,或许也关乎家长的面子,双重的压力使家长变得异常焦虑。在一定意义上或许也可以说,家长其实也是一群需要心理疏导的人,但人们同样很少看到这个问题受到重视,同样很少看到家长带着孩子共同接受心理咨询。

在所有的压力主体中,最可怜的是高考学生。老师指望他们为学校增光,家长指望他们实现家长所寄望的理想和目标。谁都可以把压力转嫁到他们身上,唯独他们不能。他们成为事实上的来自各方压力的承载者、实现各种希望的最终责任者,学习好的或不那么好的学生,都无法逃脱这种境遇给心灵造成的压迫。

即使是未成年人,也需要一定的挫折教育,在走向成年的途中,培养对失败的承受力尤其重要。但在此过程中,更需要对学生的心灵关怀和心理疏导,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承受挫折的能力便会自然增长,是一种危险的误判。人多是最大的国情,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人们为获取稀缺的优质教育资源的竞争难以缓解。任何社会都有可指责之处,但当指责社会成为一种时髦的时候,它就成为一种时弊。如果人们形成了 眼睛向外 的偏好,便很容易忘记如下基本事实:孩子首先是自己的,其次才是社会的。孩子从高处坠落的悲伤,又如何才能从为人父母者的心头坠落呢? (滕朝阳)

(编辑:喃喃)

汽车线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