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焊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焊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曾大败太平天国的江忠源究竟是怎么死的江忠源的死与胡元炜有什么关系

发布时间:2020-02-26 17:00:50 阅读: 来源:电焊钳厂家

曾大败太平天国的江忠源究竟是怎么死的?江忠源的死与胡元炜有什么关系

江忠源是湖南新宁人,举人出身,很早就在家乡办团练剿匪,并组建起一支自己的部队。在太平天国之战中,江忠源身经百战,依靠战功从县令升到巡抚,是第一个被封为封疆大吏的湘系人物。因此,他被后世誉为湘军鼻祖。

那么,湘军鼻祖江忠源是哪里的封疆大吏呢?

答案是安徽。江忠源也最终死在了庐州,当时安徽省的省会。太平军攻打庐州,江忠源主持守城,城破后投水自杀身亡。按说,江忠源是自己把自己淹死的,而且,迫使他这么干的是太平军,然而,湘军秋后算账,却都认为一个叫胡元炜的人才是罪魁祸首。平定太平天国后,湘军在庐州修江公祠塑江忠源的金身,把胡元炜也雕了进去,不过却是跪在江忠源雕像前面的。

江忠源像

那么,胡元炜是谁呢?

庐州知府!而且是江忠源守庐州时期的庐州知府。

假如站在清方的角度看庐州城最后的日子,江忠源无疑是天使,而胡元炜呢,则是当之无愧的恶魔。

有关天使与魔鬼的传说是这样的:太平军大兵压境,庐州岌岌可危。于是,庐州知府魔鬼胡给天使江写了一封信,甜言蜜语地夸耀庐州的守备情况,说是粮食火药足有,唯一缺少的就是象天使江这样一个天才统帅。于是,单纯的天使江信以为真,当他满怀欣喜的来到庐州,却发现庐州城防一塌糊涂,自己被骗了。

也许因为魔鬼胡欺骗在先,天使江在接下去的共事中对魔鬼胡百般辱骂。魔鬼胡怀恨在心,又见太平军势力庞大,于是和城外的敌人暗通款曲,最终把庐州和天使江都出卖了。

小人书插图太平军围庐州

可以说,这个传说符合传统民间故事的套路。英雄人物嘛,怎么可能被敌人打败,这不是明摆着暗示英雄技不如人吗?所以,若是自己内部出了内奸、小人那是再好不过。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内奸和小人永远是英雄失败最好的遮羞布。

在后来的演绎中,胡元炜更是被描写成提线木偶,打一开始就是太平天国培养出的奸细。

胡木偶的故事是这样的:话说胡元炜最初是一介平民,他攒了一笔钱,打算捐个官儿当。然而,他的钱不多,只够捐个九品,但九品也行啊!于是,胡元炜揣着钱高高兴兴上路了。在路上,他遇到了一个人,此人虽与胡元炜萍水相逢,却是一见如故。他拿出一大笔钱,为胡元炜捐了个庐州知府。

受此大恩,胡元炜自然是感激涕零,那人却只说了一句:“不用谢,有缘自会再见。”便飘然而去。直到庐州围城时,那人才突然出现在胡元炜面前。他告诉对方自己是太平天国的人,给胡元炜捐官就是为了今日。

胡元炜在他的劝说下开城投降。然而,胡元炜的所作所为令庐州人民愤怒了,他们拍案而起,杀了胡元炜在庐州的全家。

这些故事戏剧性十足,拥有着丰富的可读性。然而,真实性又是怎样的呢?

肥西县出土的太平天国土炮

首先,江忠源是胡元炜骗去的吗?

胡元炜的确是从四品庐州知府,但他可不是庐州城里最大的官儿。当时的庐州是省会,所以在正牌巡抚江忠源上任之前,布政使刘裕鉁代理巡抚之职,在省城主抓着全面工作。除了刘裕鉁,省级大咖前任布政使李本仁、从二品副将松安、正四品都司戴文澜、马良勋等人也都在这座孤城里挤着呢!顺便说一句,曾国藩任京官期间最好的朋友兼儿女亲家,如今的池州知府陈源衮也过了江,跑到了庐州来。这不是倒霉催的吗?

胡元炜是文官,相比起来品级也不算高,所以守城的职责于情于理他只能承担一部分。那么多大官在前,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小知府出马去骗江忠源。

其次,故事中的江忠源是被骗去的庐州,那么,他能否选择不去呢?

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后,迅速开始了西征,安徽成为了西征军的必经之路,省会安庆被拿下,清安徽省政府只得搬家去了庐州。不久,石达开主持的安庆易制开始,翼王除了在安庆经营民政,还在安徽展开了攻城掠地的军事行动,新省会庐州自然成为了首选目标。

安徽军情紧急,江忠源又在哪里呢?

答案是湖北。因此,咸丰几次下诏,催促他到安徽就任巡抚统筹全局。

江忠源自然可以选择不去,但从此他势必要和升迁之路说再见了。那么多十年寒窗考上的进士都在基层当小县令呢!皇帝凭什么提拔一个举人当巡抚?还不是看中江忠源能战会守,足以在危难之机独当一面吗?

因此,江忠源马不停蹄向安徽赶路,谁知走到安徽的六安时生了一场大病。布政使刘裕鉁听到江忠源在六安,星夜派人把巡抚大印送了过去。江忠源作为安徽巡抚,当然要义不容辞的前往。

太平军破庐州

再次,胡元炜是不是在城破前就是太平军的内奸了。

胡元炜的庐州知府是太平天国为他捐的,这个谣言流传甚广。

然而,打开道光二十年(1840年)十一月初三的上谕档我们可以看到,在那时,胡元炜是丁忧的太平府知府,他离任之前,还参加过林则徐的硝烟运动呢!1840年,洪秀全正在山沟里苦逼地当民办教师,胡元炜的升迁,与太平天国真真正正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洪秀全教学

最后,我们具体看一下江忠源布置的庐州城防情况好了。

庐州有七个城门,江忠源到庐州后,把城门承包给了几个官员。其中,水西门和大西门最为难守,这两个地方江忠源一个自包,一个分包给了他带到庐州的湖南亲信。至于胡元炜呢?被分到了大东门,与江忠源相隔甚远,正处于庐州城的东西两端。

我们再看看庐州城破的最后时刻,是哪里先被太平军打开缺口,导致庐州陷落的呢?是胡元炜负责的大东门吗?

非也非也,是水西门!

水西门,不是江忠源的责任门吗?太平军对水西门进攻的同时,对小东门、南门也展开了云梯攻城,然而,这两个门也不是胡元炜的责任区。江忠源自己没有守好自己的辖区。

庐州之战地图

有的历史书不假思索地给胡元炜扣了个叛徒的帽子,并想当然地脑补了胡元炜策反江忠源水西门勇丁一事。然而,假如胡元炜早已在城破前就与太平军暗通款曲,并下定决心献城,他完完全全不用挑战那种高难度的投降模式。在能人江忠源的眼皮底下做间谍工作的难度大还是直接打开自己守卫的大东门难度大是不言而喻的。

胡元炜只是城陷后贪生怕死,投降了太平天国而已。

胡元炜投降了,从此,他在清方阵营便再无半点话语权,什么污水便都可以往他身上泼了。这样失去气节的降官,不从一开始就和太平天国眉来眼去又怎能以自身的丑恶衬托出江忠源大无畏的英雄形象呢?

据戴钧衡的《草茅一得》记载,庐州城破后,胡元炜的家眷去了安庆。显然,在石达开的主持下,太平天国对投降的清方官员施行了怀柔政策。只有在清方的宣传资料中,庐州人民才会有那么高的觉悟,去杀死一个降官的家属。后来,曾国藩的湘军攻陷安庆,曾经派人调查过胡元炜的下落,结果是一无所得。胡元炜消失在了历史的缝隙中。

天津行政学院学报

西部皮革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